首 页 演艺资讯 演艺公告 梨园掌故 佳艺赏析 精彩瞬间 资阳河川剧艺术
剧团概况 | 明星团队 | 川剧论坛 2019年9月18日  星期三  农历:八月廿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> 佳艺赏析 >>> 信息正文
 
最新信息
 
热点信息
川剧·昆腔《活捉三郎》表演纪实
发布时间:2018/3/21    作者:温余波《中国戏曲志·四川卷》特约撰稿    编辑:admin    点击率:5214    字体大小:[ ]

【前记】 川剧特技剧目《活捉三郎》,是“资阳河”流派奠基人之一、祖师爷岳雪吟传授给蒲祥的。(详见温余波著《川剧名丑蒲松年》,载《四川近现代文化人物续编》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出版。)蒲祥的表演艺术,在资阳河各州县以及渝、蓉和云南、贵州部分地区引起轰动,人称“蒲大王”。此剧在建国后以其内容荒诞禁演。
       1951年秋,八十高龄的蒲大王,接到西南区戏曲工作会议特邀通知,他在临去重庆之前,为了使《活捉三郎》的表演艺术和技巧不致失传,特命其传人四季葱(聂丽君)配合,在内江川剧团内部示范表演了此剧。笔者当时遵命详细记录了台本科白、唱词和表演艺术、技巧秘密,并经蒲老师亲口传授,改正补充了记录错落。由于政治原因,只能藏诸案箧,未敢公诸于世。原稿在“史无前例”时期,随“四旧”付之一炬!
       至八十年代,《中国戏曲志·四川卷》编辑部,决定将《活捉三郎》收入本志,指定由我撰稿。当年蒲老师的精彩演唱情态又复闪现在我的脑海,乃撰写了此剧的表演纪实,纳入本志《表演艺术剧目选例》。1988年,内江《文史资料》第26辑,选刊了这篇文章。
改革开放以来,电影、电视早已放出了不少幽禁的鬼魂,观众也能批判地接受。《活捉三郎》的表演艺术和特技,是川剧老前辈遗留下来的优秀艺术遗产,窒息了近半个世纪,也该“搞活”了。今特重新整理出剧本和表演艺术全文,并详加注释,献给剧团。希望能将此特技剧目排出来并传下去,以谢蒲老师传授此剧的苦心,告慰其在天之灵。
活 捉 三 郎
人物:阎惜姣(鬼狐旦)、张文远(褶子丑)
【舞台陈设为传统模式,上下马门,前桌后椅,演区很空阔;有假设的书房门在中场口,通过人物虚拟的开门、关门动作,让观众去想像门的存在
【旦扮阎惜姣鬼魂,着水红扎花女褶子,捆大头,顶泡花,两边绫帕环绕手臂下垂,双手高举抖绫。在阴风锣声中,倒碎步,从上马门登场。用“风摆柳步”绕场一周;“卧云”于中场口。
阎:(唱[昆头])自古来红颜薄命!(收式舞绫配唱[安庆])
我似那马嵬埋玉⑴,珠楼坠粉⑵,黑河葬身⑶,洛川悲枕⑷。
纵然有灵丹妙药,也不能起死回生。
幽魂九地难安寝,远不如效于飞双双入冥!
【两手分左右飘拂绫帕,用“云步”轻快地横行,绕场一周半,蹲复起。抛绫,双分草看坟感叹
(念诗)手披荒草看孤坟,蜡烛成灰泪尚零!
月下空归环佩冷,铅华褪尽有余芬!
(白)奴,阎惜姣。自那夜在北楼拾得宋江招文袋儿,拿到他私通梁山的把柄,只说逼他写了休书,任凭我改嫁张三,不料竟遭了老厌物毒手,使我含恨九泉。我如今已从鬼籍潜身。只是柳性未寒,云情尚在,别不下心上的三哥哥!仔细思量,只得寻他做一对泉下夫妻了!趁此夜深人静,且归月下之魂!待我浪动阴风!   
【随着锣鼓节奏,舞起两条长绫在台面上滚动,“趱趱步”起伏前进,宛如身在云烟之中。望
(白)来此已是三郎门首,看那门儿紧闭,料他已入梦乡。不免敲门惊动于他。(扣门)
【丑扮张文远,内穿青褶子,外套红褶子,戴高方巾。着粉底靴,执明火烛台,从下马门出场
张:(斜瞟一眼,若对敲门者不屑一顾,缓步上前,望空叹息)哎!(用气音念)遥怜北楼月,枕冷绮衾寒!(白)可惜我那如花似    
玉的美人儿,被宋江杀了!
(唱)我有那千般懊恼万种恨,玉损香消恨未平!
本待欲诉凭谁证?落得个偷弹珠泪暗伤心!
阎:(扣门)张押司!张押司!
张:(没精打彩地自言自语)半夜三更,是哪一个叫我?
阎: 是奴家。
张:(听是女人声音,顿时振奋起来,将烛台往桌上一搁,双手轻轻鼓掌)有趣!有趣!(耸耸肩,忸怩作态地学说)“是奴旮!”
(手舞足蹈地唱) 叹学生欣逢桃花运,更阑人静,又有个奴家来打户敲门!(整冠,挽袖花,掸尘,准备开门迎接,忽又一停,眼几眨,问) 喂!奴家,你是哪一个奴家哟?         
阎: 我与你别来不久,难道连奴家的声音就听不出来么?
张:(眨眼唱)这个娇、娇、娇娇滴,滴滴娇,娇娇滴滴,
滴滴娇娇的声音,常在耳边聒出又聒进,
好象她、她、她,(摇头)她已是泉下孤魂!   
(疑介)小生实是听不出。
阎:你且猜一猜。
张:猜?(耸肩,谄笑)嘿!嘿嘿!若是一位客官来门口叫我猜,我哪有那样闲心思?是奴旮叫我猜么,我到要猜上一猜哟!(踢“飞褶子”,半蹲身旋转一圈,挽颈花,转动眼珠,右侧向,右手“剑指”平伸,左手“招引指”上抬。唱)莫不是东家姐儿来求欢共枕?
阎:不是。
张:(转身换手左侧向,如前式。唱)莫不是西家妹儿来叙旧谈心?
阎:不是。
张:(转身正前向,作审问状。唱)莫不是你背夫来私奔?
阎:也不是。
张:(两手反背交,摇手晃头。唱)莫不是公婆打骂逼你出门?   
阎:越猜越不是了。     
张:(唱)这不是来那不是,我这里开开门儿自然认得清。(左手举烛,右手开门。一阵冷风迎面拂来,吹熄烛火。即用右手曲掌遮风,烛火复明。右手掌反回挡住晃眼的烛光,定睛环顾,烛火又被吹熄,复翻过手掌遮风,烛火又亮起来了)        
【秘密】这支烛在开演前必先燃一阵,将烛心的竹签烧成炭,以保持熄焰后有余烬。在遮手时,用嘴聚气一吹即燃,如吹纸捻一般;演员可事先燃烛练习纯熟,以免临场失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【阎在烛火明灭间闪身入户,背立一旁
张:啊呀!好一阵冷风!(向外)请,请里面坐!(望门外无人。)啊呀!方才明明有个奴旮在和我搭话,却不见了!(略一思索)是啊!是啊!定是公衙之中哪位朋友,晓得学生贪爱女色,夜巡经过门前,捏着鼻子口称“奴旮、 奴旮”在和我打趣。(指着台下观众)你还装得像,躲到那里看笑话,以为我不晓得。你笑吧,等明朝定要罚你个东道!(关门,转身望见魂旦背影)哟,我在门外寻你,你却进门来了。  
【阎仍背立不理睬
张:(举烛上前左照右照)
【阎左闪右闪配式口,丧气地反拖绫帕背立台角。
张:(放下烛台,将桌后椅子移于桌前坐下,故作正经地)请问小娘子,是谁家宅眷?甚处姣娘?夤夜来此,有何见教?
阎:(哭)啊呀,三郎啊!     
张:(惊,双脚跃起蹲椅上)你,你,你是谁?怎么叫起我的小名儿来了!(跃上椅背顶端,独立起腿作“探海式”注视魂旦,脚掌随着视线在椅背顶端旋动。)     
阎:(舞绫绕场唱)我是邻船女香囊锦褥来相赠⑸;我是那诗题红叶旧宫⑹;   
张:(惊)原来你是鬼魂现身?
阎:(唱)鸳鸯绮罗,应思别后寻交颈⑺;
我暂临风,携将金碗出凡尘⑻;
张:(毛骨竦然,收式,翻袖,身子上跃“坐莲”于椅上。用颤抖的双手指着问)你,你,你莫非是阎惜姣么?
阎:(近前)奴家正是。
张:啊呀!(收式蹲身,反手抓着椅背,仰翻椅后,举起椅子,踢飞褶子,前后裾分别飞扬,屈膝蹒跚旋转,把椅子放在远远的,躲于椅后。稍喘息,抚胸,喃喃自语)张文远三魂七魄归身!(重复念三遍。念第三遍时轻声慢吐,眨眼思考对策。然后鼓起勇气)(白)小娘子啊!自古说得好,冤有头,债有主。宋公明杀了你,怎么找起我张文远来了?(唱)
我没有那绞杀情妇的心毒狠⑼,也不似负义王魁绝恩情。
你只该向严武索命,怎么到恨王魁负桂英?
(理直气壮地坐椅上。)我为你玉损香消含悲愤,
你好似妖蛟夜舞要吃人⑽!(拂袖责斥)
阎:奴家今夜不为索命而来。
张:既不为索命,我又没为你招魂,为何要显魂吓我?
【阎转笑脸靠近张
张:(畏缩地离位退远椅子)你,你,……(嘴唇颤动)
阎:三郎,不用害怕。
张:(轻移椅子至桌前)你,你请坐!
阎:三郎啊!(唱)你只道泉台无路把冤魂幽禁,
岂不闻鸳鸯性棒打也难分?我好比倩女离魂追文举⑾;
君不效韩重祭墓,辜负了紫玉多情⑿?(唱时用大幅度动作抒发不甘寂寞之情,并模拟结伴成配和失意情态)
【张手式比划二人往时缱绻情意,踮脚偷觑,抬手以袖为屏蔽,一脚提起,“独脚蹉”移靠旦;及将近,想到是鬼,寒噤,后退抚胸呆立
阎:(正坐)三郎,你看我的容颜比往日如何?
张:啊啊!要我看容颜……(旁白)她如今那副鬼脸只怕有些难看!
阎:你来看吧!
张:不看也罢。
阎:(起身逼问)你不看么?
张:(急遮袖回答)看,看,看。你请坐,不要动……(拿烛照,渐近旦旁,开心笑)妙,妙,妙啊!(放下烛台。且舞且唱)
我觑她俊俏的面庞儿宛如生(忸怩作态)
阎:(亲昵地呼唤)三郎!
张:(且舞且唱)听燕语,娇喉婉转依然似莺声!
(白)别说那模样儿还是个活人儿,就是个死鬼子又有何妨!
(唱)打动了我往常逸兴,往常逸兴。(拉旦搂腰)
(旦仰翻丑腕,造型)银烛下鸾交凤滚,纱窗中重拥香衾。
春蚕到死丝未尽,仿佛听湘灵鼓瑟声⒀。
(白)娘子还记得生前行径么?
阎:奴家怎么不记得?想当初啊!(且舞且唱)
半掩柴扉暗含情,我好似飘篷没了根。
空见那结伴寻芳花外影,惜春无计自伤神。
你凝眸窥觑心相印,鄙陋之门朱履登。
假意儿解渴借茶饮,萍水相逢便钟情。
只说伴君连理并,未料嫁与宋公明。
嘲风弄月他不省,惜玉怜香君有心。
鸠占鹊巢遭困顿,终落得香消粉褪玉碎珠沉!
若效那玉箫转世苦难等⒁,
到不如先结鸳鸯冢⒂,再效梁祝双还魂⒃。
张:(唱)提将起,我好恨!
阎:(插白)敢是恨我么?
张:怎敢恨小娘子,(接唱)只恨王婆老贱人。         恨她翻为雨,覆作云,可怜红粉付青萍!
噩耗传来我怀悲愤,夜不成寐心如焚!
正捱着残衾剩枕,幸喜得仙姬降临!
骤然间只道是山魈作祟,冤魂索命,直令我目跳心惊!
博得个动魄飞魂,荡情怡性,重见巫山一片云。
赴高唐向阳台鸳鸯交颈⒄,又何异那些时相爱相亲!
阎:(白)三郎,我舍不得你,你又活不得我,不如随我同入坟墓,结一个鸳鸯冢,作一对鬼夫妻,完成彼此夙愿。
张:(惊吓退开)这可使不得。
阎:(逼近)我也顾不得你,只好捉你同去。
【按“过堂”。旦抓丑头巾拉回中场口。丑挣脱,甩水发,旦往下马门欲下,发现只抓着头巾,扔掉,回头扑上前再抓。丑埋头,旦扑空,丑逃进上马门换装,“替身”背立门口,旦追上,抓着“替身”后脑衣领反拖回。绕场复至下马门转身,“替身”后缩,脱去红褶子,背身僵立。旦拖红褶子----张三郎之魂魄自上马门下;“替身”----张三郎之躯体,转体倒进下马门
【烟火中,旦用长绫系丑颈项“提影子”自上马门出场
【张鬼影。篷头,白粉傅面,画吊眉,披红褶子,双肩垫起,双袖----假手下垂,真手隐藏于褶子内,提长统粉底靴代脚。真脚着青便鞋不露
【阎踏上台口边沿“亮跷”(无跷功演员,可用脚尖站台沿)
【张蜷缩一团蹲于旦侧
阎:(呼)三郎!
张:(鬼声)噢……!(拖长声音,随声摇动双肩缓缓上升,双脚悬空一忽软缩地上)
【阎拉着长绫转身站椅子上
【张顺势转至椅前踏空摇晃
【阎左手向台右带过长绫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【张踏空飘向台右。隐藏着得真脚“急促蹉”向台右
【阎左手向台左带过长绫
【张转身踏空飘向台左,隐藏的真脚“急促蹉”向台左。
【如上反复飘舞
【阎跃登弓马桌上收绫
【张顺势登上桌前椅子。假脚向台口若蹲椅上,真脚隐藏在后
【阎使劲往台口一挥
【张提靴踏空直扑台口,真脚踏上台沿,双靴假脚在台外摇晃。耸动双肩,双袖----假手前后摇摆
阎:(呼)三郎!
张:(鬼声)噢……!(随之摇肩伸直身躯作欲向台下扑去状。)
阎:(叫)奴得三哥哥哟!你随定奴来呀!
【张乖觉地如玩猴戏者之索上猴儿翻筋斗似得翻回台上,下矮桩,假脚露于前,蹲双腿,提起脚跟,踮脚走“矮子步”,摇摇摆摆随旦牵引下场
【幕落


【注释】
⑴马嵬埋玉----唐天宝时,安史之乱,唐玄宗偕杨贵妃逃往四川,经马嵬坡时,六军不发,逼迫唐玄宗诏令杨贵妃自缢。(见唐·陈鸿《长恨歌传》。川剧有《马嵬逼妃》一折。)
⑵珠楼坠粉----晋武帝时,石崇宠爱妾绿珠,赵王伦欲夺绿珠,崇不允,赵王伦杀石崇全家,绿珠坠楼自杀。(川剧《金谷园》即演此,见《内江地区戏曲志》75页)
⑶黑河葬身----汉元帝时,北番单于发兵索讨昭君,昭君被逼和番,至黑河投水殉节。(川剧《汉贞烈》即演此,见《内江地区戏曲
志》40页)
⑷洛川悲枕----三国魏时,甄后被郭后谗害,以糠塞口致死,其鬼魂托名洛神(宓妃)至洛川馆驿与曹植共枕席,悲诉被害致死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由。(出自曹植《感甄赋》,见《昭明文选》卷19《洛神赋》)
⑸邻船女----晋·王恭伯泊于阊门,对月鼓琴。邻有吴县县令亡女刘稚华灵船。稚华鬼魂闻琴音而亲昵恭伯,临别时以锦褥香囊为诀。(出自邢子才《山河别记》。见《太平广记》卷318)
⑹诗题红叶----唐宫人云芳子,题诗红叶自御沟流出,为李茵收藏。后僖宗流亡于蜀,云芳子自缢。其鬼魂与李茵同行至蜀,从归李之故里。(出自孙光宪《北梦琐言》。见《太平广记》卷354)
⑺鸳鸯绮罗----唐·李章武与王子妇私,临别,章武留交颈鸳鸯绮罗一幅。题诗有“别后寻交颈”句。妇后卒,其鬼魂仍来伴章武,并赠以宝玉。(出自李景亮《李张武传》。见《太平广记》卷340)
⑻金碗----唐·卢充家西有崔少府墓。充一日入一府舍见少府。少府以小女妻之。三日。崔曰:“君可归。女生男,当以相还。”居四年,充临水戏。忽见崔氏抱儿还充,又与金碗,并赠以诗。(详见《太平广记》316卷)
⑼绞杀情妇----唐·西川节度使严武,少时与一军使邻居。武窥见军使之女艳绝。计诱至宅私之,月余,遂窃以逃。军使觉,报官。武被追捕,惧罪灭迹:以酒饮军使之女,乘其醉,解琵琶弦绞杀之。沉于河。搜捕无迹。乃已。三十年后,女显魂索命。道士禳解无效,武于次日卒。(出自《逸史》。见《太平广记》卷130)
⑽妖蛟夜舞----夏桀王有个宫女忽然变成龙,张牙舞爪;忽又变成一个美丽绝顶的妇人,夏桀王非常宠爱,叫她做“蛟妾”。她每天
都要拿人来当粮食吃,夏桀王居然如数给她吃。据说她能告诉他吉凶祸福。(出自南朝梁·任仿《述异记》。)
⑾倩女离魂----张倩女与王文举相爱,为母阻挠,文举被迫进京赴考,倩女思念文举而魂魄离躯,赶上文举,结为夫妇。(出自唐人
陈玄佑传奇小说《离魂记》)
⑿紫玉----春秋时,伍子胥荐韩重于吴王夫差,吴王爱其才,以紫玉公主妻之。西施进谗,韩重遭贬,紫玉忧郁而死。韩重往哭祭,紫玉复现形与之重聚。(出自汉·赵晔《吴女紫玉传》、《搜神记》卷16、《太平广记》卷316、《乐府诗集》第83卷《紫玉歌》。见《内江地区戏曲志》60页《径寸珠》条。)
⒀湘灵----百川之神,或以为舜之妃。《楚辞》“使湘灵鼓瑟兮,令海若舞凭夷。”陆游诗:“月兔捣霜供换骨,湘娥鼓瑟为招魂。”
⒁玉箫转世----唐·韦皋少游江夏,住姜使君之馆,与婢女玉箫有情。韦皋奉书返家,赠玉环指一枚、诗一首,并约五、七年后迎娶。皋去后,越七年无信息,玉箫绝食而亡。后韦任四川节度使,闻玉箫死,想念殊深,适韦作生日,有某送来一歌姬,亦名玉箫,与昔之玉箫无异。(出自唐·范摅《云溪友议》、《太平广记》卷274《韦皋》。见《内江地区戏曲志》84页《玉箫缘》条。)
⒂鸳鸯冢----战国时,宋康王欲夺韩凭之妻息氏,韩凭被囚自杀,息氏扑台死节。后二人坟上长出交根连枝之树,有鸟如鸳鸯栖之。朝暮悲鸣。(出自晋·干宝《搜神记》卷11、《敦煌变文》卷2 、《太平广记》卷463。见《内江地区戏曲志》60页《鸳鸯冢》条。)
⒃双还魂----周定王时,祝英台女扮男装往尼山投孔子门下读书,与书生梁山伯相爱。同窗三载,山伯竟不知其为女子,未能成配。山伯忧郁身亡,英台殉情。分别被吕洞宾、梨山老母救之还魂,传以武艺,各立战功,终于结成夫妻。(出自四川民间传说。有清·同治九年四川桂馨堂刻本《柳荫记鼓词》、四川泉记书庄刊本《柳荫记宝卷》、四川成都刊本川剧《柳荫记》、内江长盛元刊川剧上下本《柳荫记》和《百花楼》又名《祝英台挂帅》。见《内江地区戏曲志》59页《柳荫记》条。下本梁、祝双还魂《祝英台挂帅》,八十年代,曾有剧团在内江剧场演出。)
⒄高唐----战国·楚襄王游云梦泽,在高唐台馆,怠而昼寝。梦
中和巫山神女欢会。(出自宋玉《高唐赋》见《昭明文选》卷19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----1996年冬整理完稿   1997年春校印

Copyright © 2015 njscj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内江市川剧团 蜀ICP备15023727号
地址:内江市市中区上南街26号   电话:0832-2024070   客户反馈
页面计数: 1647846    技术支持:大千在线    管理登录